从2014到现在,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传播,催生了众多的“概念”、“热点”、“噱头”。其中之一就是“建构主义”。仿佛一夜之间,培训圈内好像到处可见关于“建构主义”的相关的名字,好像很多活动都与“建构主义”有些关系。关于建构主义的话题也随处可见:有人把建构主义视为神明不断吹捧,有人把建构主义视为草芥嗤之以鼻,还有的冷眼旁观避而远之,更多的人不明就里稀里糊涂:

建构主义到底是啥?让我们来看看建构主义的前世今生……

春秋

建构主义这个说法来自于西方。但实际上最早诞生于中国。建构主义的先驱应该是孔夫子。孔子强调“问”。他认为学问既是学与问。学问学问就是“学中问、问中学”。他强调学习者不要只是接受老师传授的知识,要善于自己去寻找、去求索。反过来,老师也不要只是告诉,而是提出问题要学生去寻找、去求索。学生要问老师,老师要问学生。一本《论语》,全篇都采用“对话”的方式。而建构主义教学的显著特征是“对话”。也是其四大要素之一。

孔子不仅强调问,还强调思。

他认为学习的理想境界就是学、问、思的结合,同时也重视行,“学而时习之”。反对没有个人自主思索的、不加思考的接受,也就是建构主义强调的“学习者自己建构”。“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”《论语.为政》。他总是强调在接收和吸收他人知识的基础上,要恳切地提问,并联系实际进行思考。“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”《论语.子张》。现代建构主义大师乔纳森认为有意义的学习就是学习者主动的、积极的建构。

总之,在博学的基础上产生问题,在问题的基础上开展探索,是孔子学习理念的核心思想。这刚好体现了建构主义的“聚集问题”。

此外,孔子的诸如“因材施教”、“三人行必有我师”“师不必贤于弟子”等等都体现了建构主义的思想。


公元前

西方建构主义的先驱公认的是苏格拉底。苏格拉底和孔子属同一时代,但是比孔子晚十年左右。他采用的教学方法就是著名的“苏格拉底方法”。因为他母亲是“助产师”,因此他把教师比喻为”知识的产婆”,也叫“助产师”。也就是现在流行的“引导师”、“催化师”、“促动师”“教练”的最早提法。是指在教学过程中,不要直截了当地把知识告诉给学生,而是通过讨论、问答、辩论等方式来揭露学生认知中的矛盾,逐步引导学生自己得出正确的答案。因此,”苏格拉底方法”也被人们称为是”产婆术”。也是基于建构主义教学的各种方法最直接的体现。

苏格拉底在教学生时,采用“苏格拉底诘问法”,同样是“聚焦问题”。不是直接向学生讲解各种道理或传授具体知识,而是通过提出问题或讨论,让学生来回答。学生回答错了,苏格拉底也不直接纠正学生的错误,而是根据不正确的回答进一步提出质疑性的补充问题,最终使学生认识到答案的谬误之处。然后,苏格拉底再以种种事例启发学生,引导他们一步步接近正确的结论,从而自己建构起自己的知识。这就是“答案变共识”。

他说:“我不以知识授予别人,而是使学生自己成为知识的产婆。”强调学习者主动建构。

可见,建构主义思想并不是最新冒出的某个时髦的“概念”,也不是什么炒作的“噱头”。而是有着几千年的悠久历史。建构主义也不是什么“高大上”的理论,她本身有着朴素的思想和原理。建构主义毫不神秘,他就在你我身边。也许我们早已自觉不自觉在运用了,只是不知道名称而已。 建构主义在学校教育中其实已经是一种都在采用的、普通的教育思想。建构主义已经是一门显学。


建构主义从来没有“高高在上”,更没有“唯我独尊”,她不是“阳春白雪”,而是“下里巴人”。她不是“曲高和寡”,她欢迎“百家争鸣”。她是众多教学思想的一种,和行为主义、认知主义、人本主义等等思想一起,共同推动了教育的开展和学习的发展。建构主义是发展的。她是人类共有的财富,从孔子、苏格拉底、柏拉图、皮亚杰、杜威、维果斯基、布鲁纳、乔纳森、梅瑞尔等等,他们对建构主义做出了杰出的贡献,但是她不是某个人的私有财产。不会因为某个人提出关于某种模式、写了一些关于建构主义的书籍、搞了一些建构主义的学习活动、建立了与建构主义相关的某些组织,建构主义就变成谁的了。建构主义从来不属于某个人,它是属于大家的。

建构主义是开放的,她重视人性,以人为本,她尊重每一个人的认知和建构,她尊崇“人人平等”,因此,虽然建构主义的流派众多,但是不存在“谁是真宗的建构主义”“谁是真正的建构主义”“谁是正确的建构主义”这样的话,因为这本身违背了“人人皆可建构”的思想。建构主义也是包容的,她提倡争鸣,她鼓励辩论,她欢迎每个人的建构,她尊重每个人的看法:你可以把建构主义奉若神明,你也可以把建构主义视为草芥。是的,那是你的建构。

建构主义是不断更新的,建构主义崇尚专业,但藐视权威;建构主义推崇变革,鄙视保守。建构主义倡导学术争鸣,反对学术霸权。从诞生以来,建构主义不断的解构,重构,再建构、再解构、再建构。她会因为每一次的解构,每一个人的建构而再生,再建构!

所以,建构主义不是“神话”,也从来没有被“神化”,也从来没有上过什么“神坛”。

所以,请不要把建构主义捧上神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