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时候经常会被长辈问这样一个问题:

你长大后想做什么?

老师必定布置过这样一个作文题目:

你的梦想是什么?

几乎统一的答案:我要当医生、我要当老师、我要当科学家……

 

父母叮嘱我们要好好学习的时候,时常会提及一些“反面”教材:

如果你现在不好好学习,以后长大了就只能去大太阳底下搬砖;如果你现在不好好学习,以后就只有去扫大街。

就像孩童不听话时,大人用狼外婆来恐吓小孩,再哭就会被狼外婆吃掉。

后来发现狼外婆不管用了,并且也不合时宜的时候,就改用对比的方式。

 

这种表达方式或许在本意上只是想要让孩子好好学习,但是也存在着职业歧视。

看似有道理却带着职业歧视的话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,致使建筑工、清洁工、外卖员等被贴上“没前途”、“没文化”、“低贱”的标签,间接伤害了那些从事基层行业工作、默默无闻的人。

 

职业歧视隐含的是道德危机,社会上也确确实实存在很多充满戾气的事件:

 

“你就配扫地,你儿子也就配扫地”

 

在南京玄武湖附近,环卫工王师傅在清扫街道时,小腿被狗咬伤,上前找狗主人评理,狗主人不但不承认不道歉,还暴打环卫工。

目击者称,狗主人边打边对王师傅喊“你就配扫地,你儿子也就配扫地。”

 

环卫工人

狗主人的嚣张狂妄和无礼背德令人愤慨。

近年来,辱骂殴打环卫工人的事件屡有发生。

2019年7月,鄱阳县环卫车司机彭师傅在鄱阳二中附近挂桶作业时,被三名壮汉辱骂殴打,导致左眼失明。
2017年10月,陕科大海归教授殴打女环卫工,并且叫嚣:“我挣多少钱,你挣多少钱,你挡着我挣钱。”

 

强而有爱,富而有礼,才令人尊敬,否则钱再多也是无教养的庸俗之人。

 

“你歧视的也可能是别人手里的“小公主””

 

湖南卫视有一档叫《少年说》的节目,一个12岁的孩子在节目中对自己的妈妈做了一段感人的告白。

她的妈妈是一位外卖员,在工作中遭遇到了职业歧视,于是他替妈妈在节目中喊出了“委屈”:

 

“我的妈妈每天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穿梭,她就是一名外卖配送员。每天起早贪黑,风吹日晒都没能阻止她的步伐。尽管如此,还是有很多人不尊重这份职业,有时还会莫名给差评,甚至无理取闹。

 

有一次我的妈妈送一份外卖,在最后两分钟时送达了,虽说有一些晚,可也是在规定时间内送达的。客人十分不满意,抓着我的妈妈就让她赔钱,后来还是有路人解围,这件事才得以平息。

 

我知道这件事后十分的心疼,因为我的妈妈辛辛苦苦地工作,却得不到他人的尊重。

我希望大家都能给像我妈妈一样的人多一些善意,因为当你打开门的那一瞬间,看见的也有可能是我爸爸捧在手里的“小公主”。”

外卖员妈妈

在中国,有超过300万人在从事快递外卖行业。外卖平台制定的规则和惩罚,要求外卖员在饭点时保持高效运转,不能有一刻停歇。

他们每天在城市街道和小巷奔波,风霜雨雪天气拦不住的是他们,风餐露宿奔走在车水马龙城市里的也是他们。

这些奔波在大街小巷的人儿,也曾是家里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。

 

人与人之间、不同职业之间需要最基本的尊重。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容易,每一个认真工作的人,都应该被尊重、被理解、被善待。

 

“投我以木瓜,是否报之以琼琚?”

 

很多家长在为孩子做职业规划的时候,都会鼓励孩子去当医生,因为他们认为医生是一个非常高尚的职业,殊不知医护人员也得不到某些极端人员的尊重。

 

还记得陶勇吗?

那位被自己治好的患者崔某袭击,经过紧急抢救,直到两周后才脱离生命危险的眼科医生。

眼科医生陶勇

犯罪嫌疑人崔某是朝阳医院眼科的一名病人,之前有另一位医生给他做过一场手术,手术后出现了并发症,脉络膜上腔出血,严重可导致失明。

陶勇医生的手术技术非常高超,因此眼科几乎所有的疑难杂症,都会转到他这里,所以陶勇医生参与了崔某的治疗,并帮其恢复了部分视力。

 

可崔某固执的认为,既然花了钱,就应该达到自己想象中的效果,于是便心生不满,前来报复。

因为最初治疗崔某的医生不在,所以带着菜刀冲进门诊的崔某把所有的怒气,都发泄在救了他的陶勇医生身上。

最终导致陶勇医生双手和头部多处被砍伤,左手和前臂肌腱断裂。

 

有句话说,“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”。

医者父母心,可当医生们在奋力抢救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时,却甚至换不回一句感谢。

现在的医患关系极其严峻,总是有人理所当然的认为,我在医院花了钱,你就一定要把病给我治好。

医生也是肉体凡胎,不是那手一挥,疑难杂症全消失的神仙。

 

“每一个职业都应该被尊重”

 

互相尊重

干净整洁的街道,是环卫工人凌晨三点,不论春夏秋冬的付出;

热腾腾的午餐,是外卖员穿越大街小巷,不论风雨雷电的奔波;

疑难杂症的治疗,是医生苦心专研,不论白天黑夜的奉献。

 

在生活中,无论是外卖小哥、环卫工人,还是公司白领、医护人员……都在为梦想而奋斗,每个职业都是社会不可或缺的,总需要有人去做不同的职业,这是社会的所需,也是其他人的所需。

职业并无“高大上”与“掉面子”的区别,我们不应该根据行业的性质和工资的高低去判定职业的好坏,每个职业都值得被尊重,每个努力奋斗的人都值得被温柔以待。

 

与此同时,还应该警惕一种错误思潮:给了钱就是上帝。

不可否认,清洁街道是环卫工人的工作任务,准点送餐是外卖小哥的职业要求,治病救人是医护人员的应尽职责。

但这不能成为我们颐指气使、恶语相向的借口。

 

正所谓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”,劳动不区分贵贱,从自身做起,尊重每一份职业,尊重每一位劳动人员。